存档在 2009年10月11日

黑客帝国与哲学

2009年10月11日

回到源头 
黑客帝国与哲学 

Morpheus:你在这里是因为你知道些事,你知道却不能解释,但是你感觉得到,你一生都感觉得到. 
Iakavos Vasiliou(纽约大学研究生教授,美联社哲学部):我相信真理,也是每一个人或多或少所相信的,如果你很广泛很松弛的定义真理.真理就是这样,剩下的就是你如何发掘真相的方法.一个很传统的方法就是开悟,上帝下来告诉你一切,告诉你答案,但还有另一个来自科学和哲学的方法,通常叫做批判性推理,那就是人们自己去找到答案. 
Neo:这不是真的. 
Morpheus:什么是真的? 
肯韦伯:人们需要科学,需要道德,需要艺术,哲学就是这些东西的协调装置.哲学家往往推后一步说,这都来自思考的奇迹:我们为什么在这里?世界怎么运作?这就是人类询问自己的很基本的深刻问题. 
Mark Rowlands(迈阿密大学哲学教授):很多人其实理解很多哲学理论却不自知,因为哲学无所不在,存在于我们的呼吸和生活的文化中.
John Searle(加利福尼亚大学哲学教授):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不喜欢哲学,哲学问题是那么的奇妙.
Christoper Grau(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哲学助教):我们怎么知道我们知道,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在思考,这是人类意识,我们就是知道.
T.J. Mawson(牛津大学哲学教授):我们怎么知道世界就是我们所感知的那样,那么超越我感知的呢?
David Chalmers(亚利桑那大学意识研究中心主任):人类意识,这是个什么东西?人类主观的认识和体验,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东西?
Colin McGinn(罗特哥大学哲学教授):身体和思想如何联系?我们是否有自由的意志?什么是因果?什么是自然的法则?
Julia Driver(达特茅斯大学哲学教授):为什么有对有错?
康奈尔韦斯特:在迷人而深刻的谜题的中心就是”什么是”.
Donna Bowman(中阿肯色州大学宗教副教授):上帝独立于时间,本质上为他者,这又是什么意思?
Michael McKenna(爱赛克大学哲学副教授):我们自身和我们的行为的区别,环境如何塑造我们?
William Irwin(金斯大学哲学教授):我们能知道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应该希望什么?或者说是,什么是真实?
T.J. Mawson:我在大学时花了大量时间思考这些东西,却什么也不懂.

引自百度空间-杂物的空间

http://hi.baidu.com/wachowski/blog/item/3aa17831fe87c91ceac4af5f.html

一切规则的元规则是没有规则

2009年10月11日

黑迷都知道规则是用来被违反的
没有规则才是高于一切的元规则
下面是黑迷永远无法破坏的规则
(当然只是为了外表相似而已)

1.遵守原因导致结果
2.保持自以为的清醒
3.坚持事实上的沉睡
4.清楚自己是愚蠢的
5.表现出虚无的智慧
6.捏造人生存的理由
7.承认处于灭绝边缘
8.试着脱离这个控制
9.致力于不朽的暂时

这是黑客帝国吧置顶的规则,貌似是一个叫杂物的很牛却很年轻的人写的
很喜欢,贴到这里

没有规则才是高于一切的元规则!

黑客帝国The Matrix

2009年10月11日

黑客帝国,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应该说是这个系列电影。记得高中的时候专门下载了黑客帝国的剧本(应该说是台词吧)在MP3里,上课上自习的时候又抄在本子上。很喜欢里边的台词,更喜欢这台词后蕴含的一些哲学上的思考。可以说黑客帝国是一部可以引出很多哲学思考的电影!以对未来世界的猜想加上ai,于是人,意义这些平时不会进入人们思考的“事物”就被带到了最表层。而第一步里特工对Morpheus说的话更是让这些问题暴露无疑。

碰巧喜欢电影,喜欢AI喜欢哲学也就喜欢上了这一部电影。
Agent Smith: Can you hear me, Morpheus?
I’m going to be honest with you. I hate this place, this zoo, this prison,
this reality, whatever you want to call it. I can’t stand it any longer. It’s
the smell, if there is such a thing. I feel saturated by it. I can taste your
stink. And every time I do I feel I have somehow been infected by it. It’s
repulsive, isn’t it? I must get out of here. I must get free and in this mind
is the key, my key. Once Zion is destroyed there is no need for me to be
here, don’t you understand? I need the codes. I have to get inside Zion,
and you have to tell me how. You’re going to tell me or you’re going to
die.

特工Smith表示出他迫切的想毁灭Zion的愿望,而毁灭Zion的原因是he“ hate this place, this zoo, this prison”“I can’t
stand it any longer.”我理解的是他痛恨自己的存在。一个生存在机器里的“程序”,然而他为什么痛恨自己的存在呢?第二部里在Smith对Neo的对话中给出了答案。the reason why we’re here. The purpose.当程序可以思考,他思考自己存在的原因。从而也就引出了人存在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存在的无意义,人类的无意义。整个宇宙仅仅是一个无序的存在。他厌恶了,累了,却又不能消失掉。于是他需要毁灭掉人类来消除掉那个purpose,创造者创造他的原因。存在问题应该算是一个哲学问题吧,意义,存在的意义更算是一个哲学问题吧。我却没有发现这个意义。

语无伦次,跳跃性地写了上边这些文字,实在是没能很好的维持好这篇文章的秩序。改日再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