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10年1月16日

独唱团会是一个悲剧么?

2010年1月16日

几日前韩寒在其博客上发表了博客三事,其中有这么一件事:

一,在北京参加了两个发布会,其实并不是抱着去宣传的目的,切实联系到我自己利益的图书我都不愿意去宣传,何况是。因为我和媒体以及读者们不常面对面见面,此行的目的是降低大家对《独唱团》的期望。我最初的想法是将这本杂志做成一本更自由更野的文艺杂志,但是很遗憾的是,在现有的出版制约下,这个想法很难实现,我又不愿这本杂志妥协到甚至还不如一本传统文学杂志的尺度去出版。现在这本杂志还没有下厂印刷,实际日期遥遥无期。事实上,第一期的内容在几个月前已经准备好,甚至连第二期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是一直在各种地方卡住导致无法印刷。我本人其实非常无奈,我也将和我的合作方做更大的努力。请相信我本人其实完全不想拖延,我的本意想改善一下国内写手的生活,再这样拖延下去弄不好自己的经济都要拖跨,过年弄不好都没新衣服穿了。所以我不会故意拖延,我只是想为相信我的作者们争取更自由的写作空间。也许是我个人的能力和力量都有限,希望得到读者的谅解,原谅我的无能。也请大家全面的调低对这本文艺杂志的预期,就算它能最终在近期下厂,在前几期它将有可能非常差。我将竭力保证它的基础质量,但你们不要对这本杂志抱有任何的期望。最后再向大家说明,航班将继续延误,并不是因为飞机出了机械故障,而是天气条件恶劣。

韩寒都跑出来发话说来降低大家对独唱团的期望了,再加上独唱团的原定发行时间以及韩寒亲口说的“甚至连第二期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却到现在还没见着,难道要悲剧了?

此外还听说,韩寒那本杂志的刊名,是从《文艺复兴》变成《独唱团》,可见咱们的文化审查的厉害之处!正像博客第一哲学里说的那样:只要这个制度存在着,一切文学艺术作品都将失去市场,除了那些貌似“文艺”的东西之外。什么“二人转”,什么“不差钱”,什么赵本山,什么宋祖英,才是中国“文艺”的市场标杆。

此外:1841年,中国的老祖宗马克思写了一篇论文《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大力抨击书报检查制度。他认为“书报检查制度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它要惩罚的不是过失而是意见”。出版自由并非没有“弊端”,不过,“不耐心地对待出版物的短处,也就不可能利用它的长处。不带刺的玫瑰是没有的!”

“法律仅能涉及人的外部行为,而不能涉及人的思想”。因此,马克思大胆认定“反对倾向的法律,即没有规定客观标准的法律,乃是恐怖主义的法律”、“凡是不以行为本身而以当事人的思想方式作为主要标准的法律,无非是对非法行为公开认可”。马克思认为荒谬的书报检查制度是徒劳无益的事情,它不可能达到“检查”的目的。“书报检查制度本质上是建立在警察国家对它的官员那种虚幻而高傲的概念之上的。公众的智慧和善良意志都被看做甚至对最简单的事物也是无能为力的东西,但对于官员来说,却连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也被认为是可能的”。(由此我不由得联系到了我们的互联网,还有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google事件。)

这个韩寒另一篇博文说的“政府就是这样,他永远给你一个动词和名词,然后永远不解释这个名词,比如说,不能反革命,但从来不告诉你什么是反革命,不能犯流氓罪,但从来不告诉你什么是流氓罪,这次是不能发黄段子,但是从来不告诉你什么是黄段子。”这正是没有规定客观标准的法律了吧!第一次真正的欣赏马克思,大概是之前的教育丑化了马克思在我心中的形象!

新闻出版总署毙掉了文艺复兴,而文艺复兴是人的诞生,第一次肯定人,注重人性,要求把人、人性从宗教束缚中解放出来,对解放人们思想,发展文化、科学。大概是新闻出版总署认为文艺复兴在中国没有必要,认为咱们的文艺以及相当丰富,你看咱们有“二人转”“不差钱”还有个“小沈阳”(吐)。经历了那么久的封建社会,人民对于人的认识值得研究。

韩寒洒脱的很,南都周刊问他:“可是如果杂志卖不好怎么办?”韩寒的回答是:“不干了。”好一句不干了!就像google一样,你审查,我退出。(对于那些认为google是因为不赚钱而退出中国的各方面人士请抓紧离开,本人不想吵架、教育以及被教育)等哪天来个外国媒体,出版个杂志,后来由于啥都不让说,于是他退出了!有点意思。最后期待独唱团能早日上市,偶也去支持一下。

PS:第一哲学这个博客真的很不错哎,很喜欢里边的文章,不过不知道这些文章有那么多的关键字咋就没被河蟹掉呢……

删帖

2010年1月16日

现在校内关于谷歌的帖子已经被删了个差不多了,简直是不管好坏一个不留……有意思的是据传新闻造假的环球时报在校内网上的帖子都被删了,帖子名字很搞笑,骨狗、股沟都上了了,看图

那些说因为百度竞争才推出的人好搞笑啊,在中国市场盈利2亿而百度4亿。而且重要的是未来的市场,相信google公司应该不傻吧?!等看G-F-W敢不敢河蟹gmail、google.com了,google.cn走了看戏玩。

韩寒说: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反正挺遗憾的,大家反正加紧技术——无论是翻wall或者跟别的技术,大家反正都加强吧。

嗯,加强技术。偶这里有些ssh账号,有需要的朋友可以留言,不过不要过分宣传,否则迟早免费服务会停止向咱们这个互联网黑洞国家停止服务!

回过头来说说环球时报,那个投票,先不说他是否是造假的七成比例。首先他就给了人们一种暗示,很有中国特色啊,什么都上纲上线。有一朋友说的好,中国青年是全世界最关心政治的了。话说从中学起我就对那些宣扬反对日本货的言论感到反感,狭隘的民族主义。大概被侵略了都会有些后遗症,还有小学中学大学的某些方面的教育也是深入人心啊。悲哀了。

最后引用三段文章来结束吧,因为本人的文章太白话文了,哈哈!

克里希那穆提说:在有智慧的地方没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我们早已进入斯密和康德谈论的“世界公民”的时代 了,我不打算小家子气那样地和任何中国人或印度人或西方人怄气,虽然,世界上太多的中国人、印度人、西方人,互相都在小家子气那样地怄气。

这个世界上有灾难、有饥荒、有恐怖主义、有野心家阴谋家,我也希望这些世间的阴暗面能通过审查、封杀的手段来抵御,但是,可能吗?灾难依旧每年都来造访,饥荒依旧遍布穷困地区,恐怖主义依旧在不停地自杀,人类的野心和阴谋依旧没有止境。
我们所能做的,难道不能是让人们更全面地看到这个世界,更清醒地认识这个世界,让人们自己做出良心的判断吗?为什么 – 不,应该说凭什么 – 由某个机构中的一小部分人来替那个机构以外的全体人做出决定?

因为从大趋势来讲,这些,我们所有的这些,包括年轻的朋友们,包括年轻的媒体人成长起来,你更开放的媒体更多的声音,这个历史的潮流是不能阻挡的,任何阻挡这个历史潮流的,在若干年以后,都会被别人所耻笑,所以好走吧。

后Google时代:全国人民一起做“洋奴”

2010年1月16日

第一哲学的一篇博文,不晓得那个博客什么时候会被河蟹。

【图】奴才,是长期教化和培育的结果。不做家奴,宁做“洋奴”。因为“洋奴”是“人”。

新的时代并没有让我们摆脱成为“汉奸”的可能性,现在的“洋奴”如同过去的“汉奸”。

引用一段:

4、

富兰克林说的好:“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

来世不做中国人,今生只得当洋奴。

做华人可耻,当洋奴光荣。

原文自己去看吧

奥库兹的冒险者存档

2010年1月16日

测试游戏,仅仅是测试flash,如果可以玩

令存档名为 arcuz.sol  在C:\Documents and Settings文件夹内,搜索一些就找到了~~

arcuz_agame_com.swf 游戏地址一个,插入媒体怎么不行呢……

另外有比较变态的存档给大家好了……的确是变态存档啊……

http://ath3ee.qupan.com/5403763.html 点击那个 点击进入趣盘下载列表 下载arcuz.sol

还有一个http://webo.com.hk/download.php?i=255515 或者直接下:这个(不晓得行不行)

第一个是用剑的,第二个是用刀的。都被修改的十分牛逼!技能全满,血魔超厚攻击超强的变态……第二个可以打BOSS当然是一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