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10年2月14日

无题

2010年2月14日

好久没写点啥了,记得2010年1月1号时就计划着写点啥。再怎么说也一年过去了,该走的都走了,该来的也都来了……好吧,我不知道下边怎么写了。
一向不怎么写字的,因为自己知道自己不会写,淫不了一首好诗也写不出什么精彩的文章。最糟糕的是上了这么多年的学还染上了作文恐惧症,加上多年养成的坏习惯已经成了一种叫做拖延症的病,加在一起只能让这么重要的年度总结一拖再拖。于是我深知如果今天晚上不写,估计就不会再写了。废话少说啦!
介于本人的低水准低水平,就想到哪写到哪了。中间将会出现大段的思维跳跃以及各种现在无法预知的things.请误入的朋友们,陌生人们以及将来可能会看的已经不是我的我见谅。乱点总比没有好,就好像这两天过年,到原来对门家拜年时比我大9岁的哥哥说他上小学时还抱着我玩,显然我是不记得了;再有今天来家玩的姐姐,想当年一起玩我还骑在人家身上当坐骑(原来我也骑在女人身上过-.-!)模糊了!
我又走神了,这就是我的现状。明明有“正事”要忙却非要打开人人网豆瓣网找点东西看看,然后一看就是半个小时。当然这还是任务比较急迫的时候,假如有个长期计划,例如一个月——自己就完全沦陷了,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预设目标扯淡了。因为这些目标都是“无形”的,是自己给自己定的。不像初中时的目标就是考高中,高中目标就是考大学,身后有“豺狼老虎”赶着。虽然“豺狼老虎”不是吃人那种,自己总有很大的压力。

一年的时间,总结下:
首先,挂科了。 悲剧的英语,因为始终相信英语老师会让我过于是口语考试糊弄了个6.5分(猜是口齿不清加没准备的原因)交互英语没做。于是就光荣挂科了。悲剧的是挂科后在老爹问完成绩自己汇报了整个过程后成绩单竟然寄到家里了!明明我写的是学校的地址啊。挂科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虽然没有严厉的言语批评。呃……我表示压力很大!下学期要好好学习吗?将来做什么工作?怎样生活?头大。

然后,更关心时政了。从最开始的某些网站上不去不上到后来翻墙上推特了解消息再在人人网上大谈特谈搞到自己一副愤青模样。谷歌事件,百度事件还有叉叉宪章各种各样的东西一年来充斥了我的课余生活。同学聚会时有同学说听说我很牛逼,有同学表示看我的状态需要现学习,还有同学鼓励我继续自由。但是,在自己的未来还是一片茫然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离这些东西远一些了?就像现在不在痛斥高考一样,因为他已经远离我不再触及到我的利益了。想去改变世界,假如只是一句话的事,否则还是让我过安稳日子吧。吃饱了睡睡醒了吃的生活还真想享受一下。努力远离政治。

第三,网络。这一年有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就“沉迷”了。校内网人人网豆瓣网可能吧cnbeta还有自己的博客。最开始只是为了弄个垃圾站赚点钱的弄网站到现在成了这么一个杂七杂八的博客。为了拖延长时间游荡的网络。虽然也给自己带来了很多知识,甚至是让自己更加的了解自己,难得的归属感intp。但每天也耗费掉了自己绝大多数的时间,今年该怎样对待?

四,证券。一种寄托,未来希望的一种生存方式。通过投资来让自己早日脱离工作。工作,我对他有所畏惧……这一年遇到了在机构内部的学长,找到了几只走势相当强悍的牛股。但始终没有赚到钱,不赚钱就表示赔钱。适合在股市里待么?资金来源?怎样与学习协调?

五,自动售货。又一次失败的经历。与人打交道,与学校的领导打交道,将来到社会上与各种人打交道……想想就头疼。作为一只intp,我表示很郁闷!纠结矛盾。从家里整体被教育要学为人处世,要学习礼数。我就怕这啊!以后能不回家过年就不回家过年,不回家过年还得打电话……我在怕些什么?

一年来大概就干了这么点事,每当别人问我每天做什么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这些东西貌似都不容易被别人所认同,更不容易成功。每次我的回答是上网,看字。其实这也没错,绝大部分的时间都耗费在了上网上了,真正干“正事”的时间真是少之又少!更不用说用在学习上了,所以学习工作都摆在了考试前一个月内,最后得到了61、65等好成绩。

今年怎么过?终于不用说明年该怎么办了!就像说明天要怎样怎样一样。可惜的是这是一个疑问句,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决!感觉一篇写的东西不够,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