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拜科学教主方舟子的科学迷信

2011年3月13日 由 楼长 留言 »

很少转载文章的……  作者:欢迎你来唐古拉  原文

我一直很敬佩方舟子,敬佩他在学术打假和科学普及方面所做的种种努力,敬佩他打假时的斗士形象。中国需要科普,更需要打假。从学历到学术从新闻到商品,当我们被充斥的虚假包围的时候,这个社会需要方舟子。但是这一次,当方舟子的科学大棒挥舞向王菲的宗教时,他显然越位得很离谱很荒谬。崇尚科学的方舟子,将科学用错了地方,显露出对科学的无知。
方舟子说:宗教是系统的迷信。这话似乎很好理解,每个人都听得懂。但是这一论断存在严重的问题,问题在于,那什么是迷信?对于迷信这个概念,似乎很难找出一个明确地有信服力的定义。但这又是一个常用词,我们使用它的时候,隐含着一种先验的前提,那就是迷信是坏东西。尽管说不清迷信究竟是啥东西,但从这先验前提出发,既然说宗教是迷信,所以宗教也就是是坏东西;科学不是迷信,所以科学是好东西(乃至好东西都是科学),这就是方舟子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这种认识,与其说是武断,倒不如说是迷信,一种泛科学化的科学迷信。方舟子一直很科学,也一直以科学的卫道士自居,看上去有点象拜科学教教主。但是方舟子真的很科学吗?如此姿态的科学代言人,从骨子里透着对科学的无知。也许是方教主的自我感觉实在太良好了,应了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自我感觉良好的名人不适合玩网络”,不光不适合玩网络,更不适合探索科学。
科学究竟是什么?想弄清这问题,首先必须认识到科学起源的前提,现代科学体系,诞生于欧洲文明。科学在与基督神学不断的斗争中诞生成长,然而最终斗争的结果,却并不是谁消灭了谁,而是双方达成了妥协的平衡,科学管科学的事,神学管神学的事。基督并未因为科学而灭亡,科学也并不声称自己成为宇宙唯一的主宰。
以方教主的学识,不可能不知道,现代科学体系中无数伟大的科学家,都是有神论者。比如牛顿,一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方教主不太可能没有读过牛顿在《原理》中所说的话,“这个最美的太阳系、行星系及彗星,只能从那位智能而有能力的掌权者发出。”神甫哥白尼挑战的仅仅是地心说,他不可能去挑战自己信仰的圣经,这样“系统迷信”着的伟人,我们能够找出一长串。科学家中当然存在着无神论者,比如不需要上帝的拉普拉斯。但是从来无神论同样仅仅是一种信仰,它做不到统治科学。
有的科学家不一定是教徒,但是却同样热衷于对宗教和宇宙的探索。就如爱因斯坦所说,“科学只能由那些全心全意追求真理和向往理解事物的人来创造,然而这种感情的源泉却来自宗教的领域。同样属于这个源泉的是这样一种信仰:我不能设想一位真正科学家会没有这样深挚的信仰,这情况可以用这样一个形象来比喻:科学没有宗教就像瘸子,宗教没有科学就像瞎子。”(《爱因斯坦晚年文集》)。
那些真正伟大的科学家,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很容易达到人类的极限,认识到科学不是万能的,宇宙世界中存在太多科学无法解决的问题。科学的体系从来都试图去包罗万象,牛顿体系曾经试图看上去很成功,但是被量子力学和相对论击垮了,新的体系再也无法象旧体系那么成功,尽管四力统一也算一种宏伟的追求,但近百年的努力似乎离成功越来越远。世界的现实是,科学只能管科学体系之内的事,人的心灵人的情感,宇宙的原创和永恒,人类都只能从宗教而非科学去找到答案。
东方华夏文明本身,没有自然发展出现代科学体系的。现代科学对于中国人,终究是一种外来的东西。当科学来到中国,它首先面对的是剧烈的排斥。东方文明很坚固,打破这种坚固很困难,直到铁和血崩塌了腐朽的皇朝和没落的文明,中国人以巨大的代价才认识到科学的意义。然而从排斥到接受,很快又演变成一种盲目的迷信。
科学是正确的,只有科学才是正确的,我们在一切领域都要讲科学。哲学、历史、社会学,这些人文东西在西方并不属于科学或者不那么属于科学,但是到中国统统纳入了所谓的“社会科学”。中国的社会科学院管历史管哲学管政治管经济,管所有西方社会中科学管不了的事。人类历史要讲科学,社会实践要讲科学,甚至未来的发展还得科学的XX观,科学在这个古老的国度里统治了一切。不符合科学的不仅是伪科学,还全是错误的迷信的东西。泛科学能够理论证明,亩产十万斤是可行的,也能够证明某个人确实是万寿无疆的。
中医是科学吗?以阴阳五行为基础的中医显然不符合现代科学。当中医试图证明自己很科学的时候,方教主说中医是伪科学,这很有道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非科学的中医就必然是错误的东西。中医能够治病,它跟西医一样,治不了所有的病,这是普通人都明白的浅显道理。在现代科学体系之外,中医也好藏医苗医也好,非洲部落的巫医也好,它们都不科学但都能治病,都能对人的健康产生积极的作用。那是现代科学体系之外的东西,是科学管不了的东西。只要它们不自封为科学,不削尖脑袋往科学里钻,拜科学教的方教主又凭什么去给它们扣上“伪科学”的帽子?
木雕像会不会燃烧?很多时候它是能点燃的,但是这就意味它在任何环境场合都必须燃烧吗?燃烧与否,并不是可燃物的燃点和氧气就能够完全解释的。当某一尊佛教没有燃烧,而有人相信那是因为某种力量的时候,方教主试图用自个的科学迷信有嘲弄他人的迷信时,方科学管得太宽了,类似于某种宗教说不信它的都是邪恶的异教徒一样。
王菲对某“木制佛像在大火中竟然丝毫无恙地屹立在夕阳中”发表评论说:“无以言表,不可思议,顶礼便知佛尊。”,这仅仅是她对这个世界出现的某个具体现象的个人理解。她并没有说,任何佛像都不会燃烧,或者只要信佛就不可能燃烧。她相信“某种内在的力量”跟方教主相信科学一样,都是个人的权利和自由,王菲没有认为自己很科学,也没有干涉方教主信仰科学,方教主却要干涉王菲的信仰,方教主似乎遗忘了中国人的宗教信仰自由是写进宪法的。
讲科学,普及科学都是好事,但是都有前提,要守规矩,不要试图去霸占本不属于科学的东西。将科学泛化成一种迷信,方教主不是在普及科学,而是抹黑丑化科学。科学是科学,宗教是宗教,方教主迷信科学是个人的自由,但你却无权干涉别人迷信宗教的自由。如果铁了心非要干涉,请先从科学家干涉起,干涉完牛顿爱因斯坦还可以干涉霍金的妻子,将所有的科学家都统一到无神论中,回头再来干涉科学以外的普通人不迟。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无法用无神论一统科学江湖,那就更没有必要“稀里糊涂地向公众灌输科学迷信”。
不管怎么说,方舟子先生怎么也算一公众人物,“公众人物不该传教,更不该宣扬迷信”,这话是方教主自己说的,对他人是否适合先不说,希望方教主先能够做到自律自爱。最起码,他管不到作为公众人物的教皇和活佛,也管不着作为公众人物的演艺明星,却可以管好他自己,而不是时不时扇自己耳刮子。

PS:话说我认为宗教方面的东西还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但不是现在。科学,特别是物理学最基本的理论,最微小的结构没有新的发现是没法解释的。

广告位

1条评论

  1. 美芯说道:

    不喜欢方舟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