嵌套宇宙,一个不怎么创新的想法

2020年5月27日 由 晓阳 留言 »

嵌套宇宙,大体就是宇宙内又包含了宇宙。就像是俄罗斯套娃,只不过宇宙中应该是嵌套了无数个宇宙。类似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嵌套宇宙这类的模型一直以来都有,只是不被主流科学所接纳。原因在于嵌套宇宙难以建立数学模型,同时当前科学技术也难以对“嵌套”在内部或外部的宇宙进行观察,即使建立理论模型也难以证明或证否。所以基本上如果你在一个“科学素养”比较高的环境下来谈论嵌套宇宙的模型,是会被嗤之以鼻的。

不过我十分喜欢这样的宇宙模型,一方面嵌套模型在我们的生活中越来越多的出现,从古至今就有很多例子,另一方面,就如我在《科学视角下世界真奇怪》所说,现在的物理模型实在是不怎么美。反而如果将嵌套模型引入物理世界,很多不优雅的理论可会会被一套更为简单的理论所替代。

各领域的嵌套模型

最简单之前提到的俄罗斯套娃,套娃内一个小套娃。这个嵌套模型是有极限的,显然套娃小到一定程度之后,总会遇到无法做一个更小的套娃的情况,同样,也无法做到非常大的套娃。这是一个有限嵌套模型。

数学上有分形几何。同时曾经引发数学界的第三次数学危机,罗素悖论也是一个嵌套模型。数学界选择使用一个公理来限制这种嵌套的发生。

现代生活中我们接触到最多到嵌套模型应该是计算机科学中的递归。学过编程的人大部分都知道递归,特别是应聘过程序员的朋友。虽然没接触编程的人可能不了解递归是什么,但我们每天使用的软件算法中一定是有递归实现的。

递归简单说是函数调用函数。举个例子,假如说有个语音盒子,这个盒子执行了一段代码。代码中有一个函数,函数的功能是语音输出“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一个小和尚将故事,他讲的是什么呢?”。递归就是这个函数执行完语音输出后继续执行自己。于是这个语音盒子就好一直重复“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一个小和尚将故事,他讲的是什么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一个小和尚将故事,他讲的是什么呢?……”直到永远。在程序中,打断这种循环的方法是加一个变量,比如说增加一个变量i,初始值设置为0,每执行一次函数就让i的数值加1。然后在函数中增加一个判断,当i大于某个数时停止函数的执行。

还有像这个句子:俄罗斯一票否决了乌克兰提出的取消俄罗斯一票否决权的提案。实际上也是一种套娃,因为讨论的问题(取消一票否决权)可以被要讨论的问题本身(俄罗斯有一票否决权)所影响。

再有一个有趣的数学发现,康威生命游戏中的OTCA metapixel,利用一个简单规则的模型,实现了这个模型自身。

生活中处处可见嵌套模型,可嵌套宇宙的模型就是不被科学界待见。谁让我们没办法建立一套数学模型并给出假设,作出推论并应用于现实生活中呢。

嵌套模型规则的简单却不代表其推论的简单,亦不代表其应用会简单。因为宇宙模型要使用嵌套模型,要模拟宇宙中的例子在宇宙空间的运动,力。牵扯到引力,核力,光速,一定是涉及到了嵌套内部的物理模型与外部物理模型的相互作用。就像OTCA metapixel中内部运算构建了外部的规则一样。同时要模拟宇宙中粒子的运动,要直到一立方米的空气中就有2.68*10^25个空气分子!这个模型要怎么简化,怎么构建,怎样来运算?

模型不好建,但空想一下,在嵌套宇宙模型假设下做些思考实验与推论还是很有趣的。不过,首先我想再介绍一下分形几何罗素悖论还有生命游戏

广告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