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20年5月19日

自由与公平

2020年5月19日

开始想要公平。买东西先到先得,价格一致,又或是抽签决定,不能插队走关系。考试要范围一致,高分录取,不能作弊,更不能有关系户。两个人之间交往要公平,吃饭大家轮流请客,后边慢慢开始流行AA制,讲求个你来我往。

后来卖东西有了竞价制度,出价高者可能先买到。还有的产品卖家就是只卖给认识的人。出现了VIP用户,金卡用户,黑卡用户。客户价值在商家眼里是不同的,怎样算公平?

从科举到高考,同样是看分数,但不同家庭条件的孩子接受的教育不同,有的孩子可以专心学习,有的孩子可能从小就要照顾家人。有人又开始说“寒门再难出贵子”。抛开这些,富人家孩子从小可以选择走国际教育路线,甚至在娘胎里就移民 换个外国国籍,享受外籍人士高考待遇轻松考入清华北大。还有人天生就有地理优势,生在偏远地区或是北京上海,不要像山东江苏河南考生那样残酷竞争。这个公平是怎样的公平?有人问“几代人的努力,凭什么输给你十年寒窗?”

人与人的交往也不容易。有人看重金钱,能占便宜不肯吃亏,有人怕欠人情债,有人就愿意好吃好喝分给别人,还有人好面子,宁可回家勒紧裤腰带也要人前装大款。

想来从出生起就是不公平的,所谓的公平是强者赋予给弱者的表象,依托于规则。强者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个群体。比如皇帝决定了科举制度,厂家决定价格必须一致,兄弟间大哥决定转来的钱一起分,而弱者的集合,人民共和建设祖国共同决定了高考,集会决定抽签制,农民工集体讨薪,大众一起发声让领导下台。

后来追求自由。财务自由,时间自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自由,不受拘束。爸爸妈妈爱人不要管我,我也不要管别人。可又觉得应该尽孝道,那就照顾好父母后半辈子,孩子就不要了。把自由等同于不被人管,好像说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但不能侵犯别人的自由。

细想下,大家想要的不是真正的自由呢!真正的自由,怎么会限制别人管你的自由呢?

伏尔泰说,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于是路人甲说,我反对你的说法,有些人不该有说话的权利。而此时,伏尔泰还是捍卫路人甲的权利的。自由也是这样吧。怎么可能给了所有人自由,却限制了别人管你的权利?父母管孩子是父母的自由,孩子反抗是孩子的自由,遵纪守法与违法犯罪都是每个人从生下来就赋予的自由,这是真正的自由。只不是这自由会被其他人的自由所限制,一个人作奸犯科是自由,众人决定把他抓起来或是流放甚至古时候直接处死是众人的自由。于是有些事情慢慢被人们认为不是可以自由做的,慢慢有了道德,有了法律法规。

自由是每个人与生俱来不需要去追求的啊,我们没有的不是自由,而是没有能力。就好像张三说我要像小鸟一样自由地飞翔。这不是没有自由,而是没有能力。

以人人自由的角度看,当疾病开始传播,病人是否有自由随意走动呢?有的,但是众人也有自由限制病人的自由,就看是病人的能力大还是众人的能力大。就像武汉一个人决定乘坐火车跑去西藏,最后得到了救治。结局是他没有传播疾病给其他人,没人怪他,但如果他把疾病传给了其他人呢?如果我是这个病人呢?我知道我不跑可能会死,跑了可能牵连其他人,我该不该跑?如果是我们爸爸妈妈儿子女儿呢,我该不该让他跑?我们有权利为了大众的生命而损害少数人的利益甚至是生命吗?当下,大众是有权力这么做的。

其实每个人都被赋予了自由,完全公平的自由,是在大家能力不同。完全的自由,在自由博弈下,创造出了限制——不自由。再看曾经追求自由的自己,应该是处在思维混乱的状态吧。明明是自由的,却说自己不自由。而从自由的角度看,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欲望与差异观让人产生了不公平。

心灵自由

心灵自由?我不太理解这个词,我喜欢说情绪的自由。生活这么多年,我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做,总有人会不满意。努力学习,高考,上大学毕业了,不考研父母可能会不高兴。工作后不结婚他们又不高兴,有些人甚至会遇到父母以死相逼。然后等人民结婚了父母又该让你生孩子。欲求总是无情无尽的,大家总会找到让自己烦心的事情。不过,每个人都该有情绪的自由,想开心就开心,想难过就难过,想生气就生气。而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遇到情绪可能完全不同。比如同样是儿子摔断了腿,有人就难过,而“塞翁”就不这么想。同样的,情绪是可以被觉察与化解的。相比于财务自由与时间自由,我觉得情绪的自由对我影响更大一些。慢慢发现我可以接受自己的难过与悲伤,就好像乐于接受开心与快乐一样。如此我可以更快回到一个平和的心境。而对于父母的情绪,让他们自由选择吧。我想如果我可以展现自己的平和心境,慢慢地,多多少少也会对他们有些影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有自己的人生课题,放他们自由去体验。

我不求公平了,也不要自由了,因为不公平才是真正的公平,不自由来自于真正的自由。又或是大家一直就拥有自由与公平,只是没有发现它们,反而被不公平不自由的幻象迷惑了。真要求个自由,情绪自由就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