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20年6月21日

空白,焦虑

2020年6月21日

5月底去北京处理了遗留的房租以及公司的问题,又见了几个同学,同事,6月初就返回了家里。没想到一周之后北京疫情又起,于是在自己又一次离开北京后的十几天之后被社区通知去做核酸检测。刚巧当天出门考试,更巧的是核酸检测完遇到了小学时候的同学也在排队做检测。跟老同学聊了蛮久,邀请他今天到家里一起打游戏,结果被放了鸽子。

夏至日,农历五月初一,日食。

考完试,不用看题了。维护的应用很久没有更新,回复了几个用户的帖子,帮两个用户重置了密码。也不想看书,写字。一遍又一遍打开微博,知乎,豆瓣,twitter看是否有新的内容。各种网站的官方推荐信息流都提供无限的内容,为了限制自己的信息获取量,克制自己的信息焦虑,于是只看自己关注的人产出和分享的内容。但好像焦虑还是在。就表现在一遍又一遍地打开又关闭网站,期待着有新的内容,不停地打开微信朋友圈,QQ空间,还不停查看是否有核酸检测结果。

爸爸找出20年前的摩托车开始修理,那摩托车在我还是几岁时就送回了老家,因为烧油多也没人骑。爸爸平实要照顾爷爷,没事了就去河里钓鱼。妈妈在家没事就去种地,还要养鸡养鸭,总想多种些,自己吃不了就送人。爷爷上了年纪,走动困难,还总想能做点什么。前几年身体稍微好一些的时候,更是能自己来就自己来,绝不让子女照顾。现在很少出屋子,没事就看电视。

头脑是如此地害怕生活中出现的空白,就好像不入流的画手,试图用颜料涂满全部的画布,或是歌手在选秀短短几十秒秀出自己的唱功。一旦身体停下来,头脑就开始活跃,头脑停下来,就想获取信息,变得焦虑,好像害怕空白一样。几年前我发现了这个现象,又或者是从其他人的文章中学习来的。慢慢开始练习冥想,也控制自己的信息获取渠道,让头脑安静下来。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好像这空白特别显眼,让我忍不住觉察到这空白,这焦虑。

也不知道写这些文字是不是也是在逃避这空白。

对知识的渴求,想要周游世界,想要有新鲜体验,美食美酒美色,有多少是欲望在推动,又有多少是对这空白的焦虑呢?有句话是“享受不了清福”,我想大概就是大家享受不了这种生命中的空白。老不悉心,总想找些事情做。这个悉心,应该也属于学佛人常说的悉心吧。

多练习冥想,从生活中感受到焦虑,慢慢地享受这空白的人生。

或者,当下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