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20年8月

寡宿孤辰自行对号入座

2020年8月30日

刚刚看到某个紫微斗数微博博主的博文,讲最近看了一个一辈子结不了婚的命盘。

夫妻宫寡宿,福德宫孤辰,夫妻宫三方有孤辰寡宿的一般都连女人的手没摸过

然后又看到一个说禄存的。

禄存在福德宫 财源渠道会比较宽泛,只是容易影响情感方面的活跃度,婚前的恋情中 总有不顺心的人事或者难以一气呵成的经历,夫妻宫有煞忌/空劫会更加明显 婚缘上有拖延象,成婚或离婚都有“限制感”夫官无煞忌能好一些,福德主星旺 对方的工作能力好。 ​​​​

然后又排一下自己的盘……行吧。

夫妻宫寡宿,福德宫孤辰,禄存。哈~哈~哈~哈~。

夫妻宫还有天同化忌,在辰宫天罗地网。为嘛还是身宫啊?

只说差不说好,因为这是劝退贴。天罗地网,进来难,出去也难,弱者退散。

不过,寡宿,天同化忌都是主情绪的,还是自己的情绪而不说别人的情绪,或许只是自己情绪愁苦吧。

碎碎念20200827

2020年8月27日

运气好,台风没影响到这边,多云天气,正好适合爬山。但因为担心会下雨和怕山上冷自己背了一件厚衣服,背包东西稍微有点多,影响不大。

一路爬一路拜神仙,看路边碑刻。感觉这些碑刻就像是比较高雅或是有权有势的“到此一游”。比较有意思的是风月无边。

爬到山顶,云彩在脚下,也在头顶上,太阳也露了出来。往下走了没多久就又不见了太阳,也不知是自己跑到云彩下边,这些云彩挡住了太阳,还是从什么地方又飘来或是头顶就生出了新的云彩。湿透的衣服,山上的流水激起的水花,风,缺席的太阳,又打起来喷嚏,一直到现在……

想了想之前为什么爬山都没印象,大概一是之前可能有在晚上爬,整个泰山爬山路基本就是台阶台阶台阶,着实不容易有什么深刻影响。再有就是自己一心爬山,专心于爬到山顶,也不怎么关心周围有什么。但说起来,爬其他山也没什么深刻的印象就是了。嗯……摇篮山的风景真的很美,还有button grass,傻里傻气的动物,还有神鸟乌鸦。北京百花山上风景也不错,五台山的牛,山上唱诵的经文,路边的小花,漫天的星斗。好吧,就要打自己脸。

晚上骑车再去岱庙,听说那边有算命的。但细想一下,好像不太可能,这两天在泰安,感受到这个城市有一些发达国家的文明气息。司机会主动让行人,干净的街道,夜里很多早早关门的店铺,生活节奏好像不是太快,有那么一点喜欢这里呢。回来路上遇到了泰山夜市,也不知是一直就有还是今年领导讲话给带起来的。卖小吃,卖生活用品,卖小猫小狗花鸟鱼虫,文玩字画的都有,还有扎气球,套圈的,但是没有算命的。虽说是旅游城市,整个城市消费水平感觉并不高,甚至山顶上拉面也只要十块钱,各种面食跟北京的面食价格相差不大。然而也没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明天回老家找爸妈了。

感觉这个博客还蛮适合写日记的,真的就没人看。大学时可能有那么几个同学知道这个博客,但没人看,大概也忘记了。常年不更像,也没有友链,外链,搜索引擎权重也不高,搜索来的流量也基本没有。豆瓣知乎留了博客地址,顶多偶尔来个人看看主页就走了。访问这里最多的应该就是蜘蛛了!没事看看访问日志,清一色的搜索引擎蜘蛛。基本上有真实访问还是大体上分辨出来,因为基本上就是没有么,哈哈。一个月能有个位数访问就不错了,基本都是搜索来的。可能某个人之前可能看过,就有那么一次有个家乡的IP访问,还不是通过搜索引擎。然后我真的想不出来有老朋友有谁知道这个博客。后来还有某一次有个泰安的IP访问。再后来有一些法国/加拿大的奇怪访问,相同IP,不同浏览器,系统版本,也不知是蜘蛛还是匿名浏览。之后就没有了,不管他,写好多给你看又不看,就算是真的是那个人匿名访问,也没看的么,大概是觉得我说的不正确,没道理吧。那就不管他,就当作没人看。

豆瓣知乎写了想有人看,又怕有人看。又不想发朋友圈之类,这些碎碎念也不适合。所以感觉就这里最合适了。

当然,没准以后可能又不写了。

写给自己20200826

2020年8月26日

刚刚写到昨天想到现在困扰自己的问题,欲望,很多是过去种下的种子。我的看法是,不用担心那挥之不去的情感情绪会因为不再发愿,不去努力而无法被消解。发芽的种子自己会汲取养分,会自己生长,而如果真的土地太过贫瘠,或是气候不适合,生命终结,那些挥之不去的也会随之消散。或许要做的是走出去看看吧,不要拒绝一切,不再种新的种子,不代表要去打压正在生长着的树苗。一个枝干被砍伐了,还会有新的枝干生出来。不是只盯着那砍掉的枝干,期待它起死回生,或是努力发出新的枝干,想要向那个方向生长。那边或许是别人的院子,他们可能不喜欢或是不能接受呢。每个人都有强大的自由意志,博弈起来很累的,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还记起来最开始决定要去爱时就相信的那个信念。她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哪怕双方将来会伤害到对方,每个人都能照顾好自己,都会幸福呢。正是因为相信这一点才决定放手去爱,哪怕会伤到对方的么。然而这几个月却非要去想别人可能很痛苦的假设。即使是真的,即使别人是在压抑自己,即使别人将来依然要经历同样的障碍,那都是别人的事情。记起最开始的信念,我们能照顾好自己,即使要经历痛苦。summer也会遇到一个让她相信命中注定的人,而自己可能遇到只是summer,也会遇到autumn。

那些假设,不管正确与否,不断去想只是在折磨自己。不过或者这正是我要的,体验求之不得,经历痛苦才更能体会幸福,平平淡淡的幸福。是否要放弃些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吧,不着急,如果别人着急了,那就错过吧。吃了太多活在当下的甜就忘记怎么好好用理性了,可能应该好好用用理性这个老朋友,动动笔头,把各种可能都推一推,想一想,写一写。总觉得即使这样做了悲伤的情绪还是会时不时的来一波,但自己能处理好不是么。今天笑明天哭,同样的事情想起来,能有截然不同的情绪,都能处理好的。大概要像之前钻牛角尖想明白虚无主义一样想一想这段感情。或许这就是回去的路吧。

至于自己的理念,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呢,这不正是这个理念本身所阐述的么。就当是送给别人的种子,或许下一次他们再看到这种种子会认出来,再下一次遇到会试着种种看也说不定哦。自己都活得不开心,谁会信呢?不过太过开心,他们又把自己当傻子。

就当个傻子。

记在爬泰山前

2020年8月26日

来泰安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上高中的时候。那会儿有高校自主招生计划,虽说是自主招生,其实参加个考试然后高校选一部分人,高考之后如果抱他们学校可以有10-20分的额外加分。当时有个西北的农林专业的大学来我们学校宣传自己,当然就是通过搞自主招生啦,然后他们的考试在统一安排在了泰安。于是我们班几个成绩不咋地,但还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希望的先进分子就想着去努力一把。而另外我们几个则想着去爬个泰山,放放风。

于是说干就干,报名,简单面试,去考试。记得去了之后当天就下了一场大雪。下雪,封山,山爬不成了,于是爬泰山之旅就变成了去网吧打游戏。记不清楚的是是坐火车去的还是坐汽车去的,考试都考了什么,住在哪里。去是没跟父母说,还是说了方向地放我们自己去的,总觉得如果是现在的孩子,一定会有父母跟着去的吧。

后来高考超水平发挥,去了西北的另一家搞电子的高校。高考之后跟发小一起去爬了泰山,为了看日出,几个人挤一间小屋子在山水睡了一晚。也不记有没有看到日出。

下午去岱庙,拜了东岳大帝和碧霞元君。最近几年遇到什么神仙神像都想拜一拜,不求什么,一方面是培养自己臣服的心。臣服于整个世界,臣服于伟大的,渺小的,美的,丑的,臣服于喜乐于痛苦,臣服于那些自己改变不了的,臣服于自己躁动的心。臣服,然后改变,创造。

昨天晚上还在想一个问题,假如自己有足够的愿力,能创造一个自己想要的未来,那要不要去用这个力量呢?是选择悉心,还是满足自己的欲望?那躁动的欲望,假如真是随业力而来,自己如此这般悉心,避掉一个又一个缘,假如原本为自己安排的缘分错过了,又没有足够的愿力来化掉业力,是不是又要再来一次?然后就想到了黑客帝国中Oracal问Neo要不要吃糖,Neo问,“如果你已经知道我的选择,那我的选择还有什么意义?”,Oracal告诉Neo,你来这里不是做出选择,你早已做出了选择,你来这里是来理解你为何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或许我们也早已做出了选择,早已用愿力为自己安排好了。假如当下不再发愿,就像不再种下种子,没有种子就不再有发芽,茁壮,结果,死去。而先前种下的种子依然会发芽,茁壮,结果,然后死去。那理性化不掉的欲望就是早已埋下的种子,一定要走完它的生命过程,就静静地看着它好了。情绪生,情绪灭,都看着它,体验它,感受它。而少年的我,信念真的好强呢,那时的自己对自己是真的有信心。那时写下的信念,随着成长,更多的经历,有那么些次都觉得不会实现了,结果却总在抛到脑后时在不经意间成为了现实。我曾在本子上写下自己会实现财务自由,会做自己,会有美好的爱情。前2者,都努力过,失败过,放下过,现在却有成为现实的感觉了。爱情也努力过,失败过,在努力放下那失败的,我觉得应该相信少年的自己呢,会有美好的爱情等着我,虽然不知道在何时何地。

岱庙里有好的活了上千年的柏树,银杏树,有的依然枝繁叶茂,有的像是得了谢顶的人,但依然有那么些绿叶,活着。有一颗,旋转着生长,活了上千年,也死了上百年,人们给它取名叫宁死不屈。还有很多栽在盆里,成了盆景,好看,却怎么也长不成参天大树。我们种下的那些种子,那些念头,不知是活在肥沃的土壤上,还是盆景里,或是落在了池子里,吞到了鱼肚里。不知现在长成了什么样,又会存在多久。那棵好像生在了石头缝里,好辛苦,却又因此显示出了其生命力的顽强,有些想浇灌下它的冲动。又想着还是静静看着它,陪着它就好了。不禁就想起了「American beauty」里一段话。

I guess I could be pretty pissed off about what happened to me, but it is hard to stay mad when there is so much beauty in the world. Sometimes I feel like I’m seeing it all at once, and it’s too much. My heart fills up like a balloon that’s about to burst. And then I remember to relax and stop trying to hold on to it. And then it flows through me like rain and I can’t feel anything but gratitude for every single moment of my stupied little life. You have no idea what I’m talking about, I’m sure. But don’t worry. You will someday.

真好。

岱庙里还有好多碑刻,唐代,宋代各种时期的雕刻。有的是记载游记的,有的是记录某次祭天的,也有抒发情感,赞美泰山的。好多文字都变得模糊不清了,有些上了年岁的就只能看出是一块大石头压在一个大乌龟上边。当然也有清晰可见的,这些清晰可见的又有一大半字我都认不全,不是小部分认不全,是大部分。剩下的又有大部分你读了几句就不想看下去了,某年某月某日,某某某大学士兼什么什么官职,受皇帝之名祭拜天地巴拉巴拉的。那感觉我猜就跟几百年后的人类打开今天的新闻联盟看到领导人又到那里去视察的感官体验是一样的。于是就想到,我们今天拍照,留念,发朋友圈就好像古人在刻碑,写诗一样。大概没有多少能流传下去,流传下去的也大部分变成了考古学价值。不过又一想,对于作者个人而言,还是有很大价值的,发朋友圈能圈赞,起码让人知道还有这么个人。留照片,也能未来某一天可以重新忆起这个今天。只是我好像就不太在乎,此时此刻的感受,或许更宝贵一些吧。而分享照片,又无法传达那种亲眼所见的实感,就好像白日梦想家伟大摄影师说的,有些美好的镜头,只能留在记忆里,而不是在照片里。有些实感,照片里是感受不到的,“太美了”,又或是一张照片的渲染力太过薄弱。就好像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银河与照片里看别人拍的星河,顽强是两个概念。所以拍银河拍星星这种事情我大概永远也不会去做吧,虽然好像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但我想多看一会儿,多感受一会儿,也能感受到臣服感呢。

那么多碑刻,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一段: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

丢一颗种子,让它生死由命吧:)

希望明天能有晴天让我爬山,虽然天气预报说明天雷阵雨到晚上,但是我现在透过窗子还能看到月亮呢。

WordPress获取当前文章ID

2020年8月19日

<?php  get_the_ID(); ?> 

获取文章ID不输出

https://blog.csdn.net/jinyeweiyang/article/details/42491027

流水账一篇,就这样吧

2020年8月16日

起床出门吃早餐,买菜,结果转了整个菜市场也没看到什么想吃的。听说卖菜的都去赶集了。

回家,打开电视看《命运石之门剧场版:负荷领域的既视感》。昨天在电脑上看了几十分钟感觉太伤心没敢看下去,忍不住还是又刷一遍。有趣的是前天在twitter看到一个头像是红莉栖的女孩子说到既视感,但这却不是再刷命运石之门的原因。昨天在豆瓣看到有人标记了《心理测量者SS2:第一卫士》,在「喜欢这部电影的人也喜欢」栏目里看到了《空之境界》与负荷领域的既视感。其实我是想看空之境界的,可是没有资源,更没有免费资源。

一个卖软件的人,为了让自己批评盗版用户更有底气,没有道德压力,盗版影视剧都快戒了呢😂。不过这个道德高地还是不站了,你们用吧,大部分用户还是尊重了我的劳动成果呢,发自内心的谢谢各位衣食父母,毕竟你们也看不到。

刷负荷领域的既视感哭得很伤心,也不知道是为自己难过多一些还是被情绪感染了。真正的红莉栖严肃的谈论着déjàvu,准备发论文。我耍个宝到twitter上回复别人说大概是其他时间线上发生了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然而并没有人理我,@GooglePlayDev求应用回复也没有再回复,等了2天了呢。一首凉凉送给自己,从同再来吧。

早上没买菜,家里只有胡萝卜,也不想做,眼看京东快递就要到了,出门吃。羊汤喝了一半,果然快递小哥电话就到了。新Macbook终于到了呢。高高兴兴取回家,开箱,开箱照好像都没人可以分享。好在对电脑还是很满意的。

旧本子蓝牙,wifi,触摸板都多多少少有问题,一年前屏幕里还神奇地生出了bug,这是我亲眼见过最牛逼的bug。真的是晶体管计算机那种飞进一只虫子那种的bug,现在那只bug的尸体还留在屏幕里。本来想过几天出门时候看看路过城市有没有卖换新机的,本来这几天就准备回老家的,谁知自己能拿一块钱硬币搞废掉一块屏幕。为什么我要往夹缝里塞硬币,为什么要合屏幕盖子啊!好在以后还能接外接屏幕用,或许之后上架应用要用呢。旧本连上大电视,开始迁移数据,3个多小时,电脑什么也不能做。干脆修之前坏掉的surface,是的,我就是电子设备杀手,用坏过N块影片,1片CPU,1片内存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然而没修好:)

迁移好数据,删掉一些不想要的数据应用,更新应用。修正开发环境,编译下在维护的应用,新机子编译速度真的快!难怪他们这么喜欢更新硬件,然而我希望机器能多用几年,恋旧的呢。

基本搞好了工作环境,竟然就8点了,感觉精疲力尽决定要出门走走。结果刚出门就想起钥匙忘在了家里。家里没人,找隔壁楼叔叔要了家里钥匙开开家门拿到钥匙才又出门。看来是真的有点累,自己在家几个月了第一次忘记带钥匙呢。

大裤衩,人字拖,慢悠悠地溜着弯儿。天上有云彩,但星星很亮呢。手机放着歌,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一个曲子,努力哼着曲子。“就生一个娃娃”,歌名竟然是《如果有来生》,歌手竟然是谭维维,竟然不是喜爱的竟然,是真的感觉很奇怪的竟然。莫名想起的歌儿,莫名就是觉得好听,红心单曲循环。

路上碰到学车时的教练,他没看到我,我就没打召唤,毕竟累了么。没走100米,一起学车的一对情侣骑车从身边路过,又一会另一个一起学车的小姑娘带着她妈妈又骑车到了我面前。下午还打电话要请我吃饭,之前帮她练了几圈科三,碰巧那天下了大雨,骑车回家自己被淋得透心凉,那天雨是真的大,风也大,别说骑车走不动路,睁不开眼,走路都不行。不过我倒是很开心,淋了一场大雨之后,自己好像可以丢下很多包袱,放弃一些幻想。

再往前走,看到一位奶奶,好像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亲人。虽然这位奶奶我只见过几次,还都是远远的看到,但还是感觉像。不过可能是想要遇到的人,看谁都像吧,奶奶旁边的女人看着……好像是那个人哎。转头看了好几眼想看清楚,奈何眼镜已经戴了足矫的,隔着马路还是看不清呢。也不像别人小姑娘骑车带着妈妈都能跑上来跟我说话,我没勇气去搭话呢。再说闹过不愉快,也不知道说什么,真要走过去大概也只是大概招呼,努力展示一个“我都放下了”的微笑。继续拖着人字拖散漫的走,走到关上的大门,走回家。

如果有来生,歌里最后谭维维说:就这样吧。

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要来生,觉得有来生好像不究竟,又想觉得有来生好像才不究竟,哈哈。昨天就是前世,明天就是来生,每一秒,都死去又出生。

应用海外被下架,可能申诉不回来了,要重新上架,重新积累评价,权重,也算一种从同来过。正巧也换了全新的电脑。也等一段新的感情吧。未来又变成了未知,看不出一点头绪,这种时候总想算算命呢,可以又想留点悬念,我真的是奇怪的人呢。

就这样吧。

密码保护:臭美一下体香

2020年8月10日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一只受伤的小鸟

2020年8月9日

拿快递回家路上,看到一只小鸟在地上,走近蹲在它身边也不飞走。

大概是受伤了。

心理默念着对不起,帮不到你,走开了。

边往家走,边想,自己帮不了它的。不知道怎么喂;如果受伤了,不知道怎么处理伤口;没有合适的地方安置它,如果它稍微好转可以满屋子跑,大概要随地大小便的吧。可是放任不管,遇到野猫怎么办,遇到小孩子怕是没好结果。思想斗争一番,又走了回去。

试着捧起小鸟,会跑开。这时旁边有个老大爷,坐在旁边看。自己又开始犹豫,我是那种做好事都不想让人评说的人,在怕什么呢?

一番纠结,抓起小鸟,带回家。路上小鸟想要挣脱,没成功,偶尔叫两声。

到家,找了一个快递盒,把小鸟放进去。盛一瓶盖水,给一片叶子,再揪些面包碎屑丢到盒子里,最后把盒子放到窗户外边。过了一会儿,网络上查了下救治受伤小鸟的资料,然后检查了下小鸟,全身没有受伤痕迹,检查这一下又吓得它不轻。

做饭自己吃饭,顺便煮个鸡蛋给它。

……

小鸟不见了,应该是飞走了吧。

我是多此一举么?相比于置之不理,是否反而惊吓到了它?如果受伤在外的是我,有人帮我,应该也会害怕,但还是会感激吧。

结束了,不再多想。

密码保护:无题pass123456

2020年8月7日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