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20年8月26日

写给自己20200826

2020年8月26日

刚刚写到昨天想到现在困扰自己的问题,欲望,很多是过去种下的种子。我的看法是,不用担心那挥之不去的情感情绪会因为不再发愿,不去努力而无法被消解。发芽的种子自己会汲取养分,会自己生长,而如果真的土地太过贫瘠,或是气候不适合,生命终结,那些挥之不去的也会随之消散。或许要做的是走出去看看吧,不要拒绝一切,不再种新的种子,不代表要去打压正在生长着的树苗。一个枝干被砍伐了,还会有新的枝干生出来。不是只盯着那砍掉的枝干,期待它起死回生,或是努力发出新的枝干,想要向那个方向生长。那边或许是别人的院子,他们可能不喜欢或是不能接受呢。每个人都有强大的自由意志,博弈起来很累的,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还记起来最开始决定要去爱时就相信的那个信念。她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哪怕双方将来会伤害到对方,每个人都能照顾好自己,都会幸福呢。正是因为相信这一点才决定放手去爱,哪怕会伤到对方的么。然而这几个月却非要去想别人可能很痛苦的假设。即使是真的,即使别人是在压抑自己,即使别人将来依然要经历同样的障碍,那都是别人的事情。记起最开始的信念,我们能照顾好自己,即使要经历痛苦。summer也会遇到一个让她相信命中注定的人,而自己可能遇到只是summer,也会遇到autumn。

那些假设,不管正确与否,不断去想只是在折磨自己。不过或者这正是我要的,体验求之不得,经历痛苦才更能体会幸福,平平淡淡的幸福。是否要放弃些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吧,不着急,如果别人着急了,那就错过吧。吃了太多活在当下的甜就忘记怎么好好用理性了,可能应该好好用用理性这个老朋友,动动笔头,把各种可能都推一推,想一想,写一写。总觉得即使这样做了悲伤的情绪还是会时不时的来一波,但自己能处理好不是么。今天笑明天哭,同样的事情想起来,能有截然不同的情绪,都能处理好的。大概要像之前钻牛角尖想明白虚无主义一样想一想这段感情。或许这就是回去的路吧。

至于自己的理念,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呢,这不正是这个理念本身所阐述的么。就当是送给别人的种子,或许下一次他们再看到这种种子会认出来,再下一次遇到会试着种种看也说不定哦。自己都活得不开心,谁会信呢?不过太过开心,他们又把自己当傻子。

就当个傻子。

记在爬泰山前

2020年8月26日

来泰安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上高中的时候。那会儿有高校自主招生计划,虽说是自主招生,其实参加个考试然后高校选一部分人,高考之后如果抱他们学校可以有10-20分的额外加分。当时有个西北的农林专业的大学来我们学校宣传自己,当然就是通过搞自主招生啦,然后他们的考试在统一安排在了泰安。于是我们班几个成绩不咋地,但还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希望的先进分子就想着去努力一把。而另外我们几个则想着去爬个泰山,放放风。

于是说干就干,报名,简单面试,去考试。记得去了之后当天就下了一场大雪。下雪,封山,山爬不成了,于是爬泰山之旅就变成了去网吧打游戏。记不清楚的是是坐火车去的还是坐汽车去的,考试都考了什么,住在哪里。去是没跟父母说,还是说了方向地放我们自己去的,总觉得如果是现在的孩子,一定会有父母跟着去的吧。

后来高考超水平发挥,去了西北的另一家搞电子的高校。高考之后跟发小一起去爬了泰山,为了看日出,几个人挤一间小屋子在山水睡了一晚。也不记有没有看到日出。

下午去岱庙,拜了东岳大帝和碧霞元君。最近几年遇到什么神仙神像都想拜一拜,不求什么,一方面是培养自己臣服的心。臣服于整个世界,臣服于伟大的,渺小的,美的,丑的,臣服于喜乐于痛苦,臣服于那些自己改变不了的,臣服于自己躁动的心。臣服,然后改变,创造。

昨天晚上还在想一个问题,假如自己有足够的愿力,能创造一个自己想要的未来,那要不要去用这个力量呢?是选择悉心,还是满足自己的欲望?那躁动的欲望,假如真是随业力而来,自己如此这般悉心,避掉一个又一个缘,假如原本为自己安排的缘分错过了,又没有足够的愿力来化掉业力,是不是又要再来一次?然后就想到了黑客帝国中Oracal问Neo要不要吃糖,Neo问,“如果你已经知道我的选择,那我的选择还有什么意义?”,Oracal告诉Neo,你来这里不是做出选择,你早已做出了选择,你来这里是来理解你为何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或许我们也早已做出了选择,早已用愿力为自己安排好了。假如当下不再发愿,就像不再种下种子,没有种子就不再有发芽,茁壮,结果,死去。而先前种下的种子依然会发芽,茁壮,结果,然后死去。那理性化不掉的欲望就是早已埋下的种子,一定要走完它的生命过程,就静静地看着它好了。情绪生,情绪灭,都看着它,体验它,感受它。而少年的我,信念真的好强呢,那时的自己对自己是真的有信心。那时写下的信念,随着成长,更多的经历,有那么些次都觉得不会实现了,结果却总在抛到脑后时在不经意间成为了现实。我曾在本子上写下自己会实现财务自由,会做自己,会有美好的爱情。前2者,都努力过,失败过,放下过,现在却有成为现实的感觉了。爱情也努力过,失败过,在努力放下那失败的,我觉得应该相信少年的自己呢,会有美好的爱情等着我,虽然不知道在何时何地。

岱庙里有好的活了上千年的柏树,银杏树,有的依然枝繁叶茂,有的像是得了谢顶的人,但依然有那么些绿叶,活着。有一颗,旋转着生长,活了上千年,也死了上百年,人们给它取名叫宁死不屈。还有很多栽在盆里,成了盆景,好看,却怎么也长不成参天大树。我们种下的那些种子,那些念头,不知是活在肥沃的土壤上,还是盆景里,或是落在了池子里,吞到了鱼肚里。不知现在长成了什么样,又会存在多久。那棵好像生在了石头缝里,好辛苦,却又因此显示出了其生命力的顽强,有些想浇灌下它的冲动。又想着还是静静看着它,陪着它就好了。不禁就想起了「American beauty」里一段话。

I guess I could be pretty pissed off about what happened to me, but it is hard to stay mad when there is so much beauty in the world. Sometimes I feel like I’m seeing it all at once, and it’s too much. My heart fills up like a balloon that’s about to burst. And then I remember to relax and stop trying to hold on to it. And then it flows through me like rain and I can’t feel anything but gratitude for every single moment of my stupied little life. You have no idea what I’m talking about, I’m sure. But don’t worry. You will someday.

真好。

岱庙里还有好多碑刻,唐代,宋代各种时期的雕刻。有的是记载游记的,有的是记录某次祭天的,也有抒发情感,赞美泰山的。好多文字都变得模糊不清了,有些上了年岁的就只能看出是一块大石头压在一个大乌龟上边。当然也有清晰可见的,这些清晰可见的又有一大半字我都认不全,不是小部分认不全,是大部分。剩下的又有大部分你读了几句就不想看下去了,某年某月某日,某某某大学士兼什么什么官职,受皇帝之名祭拜天地巴拉巴拉的。那感觉我猜就跟几百年后的人类打开今天的新闻联盟看到领导人又到那里去视察的感官体验是一样的。于是就想到,我们今天拍照,留念,发朋友圈就好像古人在刻碑,写诗一样。大概没有多少能流传下去,流传下去的也大部分变成了考古学价值。不过又一想,对于作者个人而言,还是有很大价值的,发朋友圈能圈赞,起码让人知道还有这么个人。留照片,也能未来某一天可以重新忆起这个今天。只是我好像就不太在乎,此时此刻的感受,或许更宝贵一些吧。而分享照片,又无法传达那种亲眼所见的实感,就好像白日梦想家伟大摄影师说的,有些美好的镜头,只能留在记忆里,而不是在照片里。有些实感,照片里是感受不到的,“太美了”,又或是一张照片的渲染力太过薄弱。就好像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银河与照片里看别人拍的星河,顽强是两个概念。所以拍银河拍星星这种事情我大概永远也不会去做吧,虽然好像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但我想多看一会儿,多感受一会儿,也能感受到臣服感呢。

那么多碑刻,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一段: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

丢一颗种子,让它生死由命吧:)

希望明天能有晴天让我爬山,虽然天气预报说明天雷阵雨到晚上,但是我现在透过窗子还能看到月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