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20年9月

代表和被代表

2020年9月8日

吃饭的时候听到新闻里,某个先进人物讲话说代表什么什么,学习什么,争取什么的。在我们的教育环境下,经常自己会被某个先进个体,或是上级,教育者在一些场合代表,从小学就开始。

我印象中在我开始独立思考不久,就变得反感这种代表。开始是某些表态并不是我的真实想法,我反对的。但只能心里反对一下,毕竟他们说的是舆论引导的么。到后来,由于这种反抗无法被表答,开始反对“代表发言”这种形式,有时候他们的表态与自己的想法相同都会在心里反抗。

“你凭什么代表我?”

“你代表我也没用,我不会这么做。”

类似的想法。极端一些还会刻意地反着做。

今天我突然意识到,其实如果他们的发言没有被反驳,发言的人确实就是代表了我们。只要大环境下,群体做到了他们所说的。

某个个体的反抗,逆反行为,在整体的顺行下就是微不足道的。也就是他的代表是成立的,是一个实现了的诺言。这个代表发言可以看作一个集体意识的声明,某个人阐述一个集体声明。然而这个声明并无法组织个体的不同意见。

然而这样的代表并不一定总是会实现。比如被代表的群体集体默声做相反的事。我想这样的事一定也有发生过。这说明代表发言,其实是某个官方的总结声明,并不一定是全体的集体意识。

代表发言,是一种官方声明,一种意识行为的引导。当这个声明与群体潜意识相符,群体确实被代表了。当声明与群体潜意识不符,则群体没有被代表。对于群体中的某一个个体,你个人意志与代表发言完全无关,除非你让他影响到你。

如此想来,表述“被代表”的这种反抗形式,在没有影响到集体意志之前,影响最大的是反抗者自身。如果我不认同代表我发言的人的表态,知道就好,随他说,我做我自己。如果我逆反他的表述,只要可以承受相应的后果就好。当我这样想,就不会反感代表式的发言。

某个个体在心里或小范围的表述自己无法被代表,对也不对。对在个人有自由意志;错在如果把代表发言看作群体行为的整体结果,个体作为整体的一部分确实被代表了,即使他的思想,行为与整体背道而驰。

阐述“讨厌被代表”的行为,与“代表”,都是企图以自身发言影响身边人的行为。或者说都是想要改变他人的行为。最矛盾的是在心里默默阐述自己无法被代表,然后什么也不做的人,厌恶别人想改变自己,同时自己又想改变别人。

组织别人发言代表自己,也是想改变别人。这可以看作是不接受现实,不接受现实,就会受苦。

找到这的链路

2020年9月5日

QQ作为主要通讯工具的时候就会留下些蛛丝马迹让别人找到自己的第二阵地。

有心人可以用QQ找到我的豆瓣,用豆瓣找到这个博客。

时间久了,发现真的没人会找过来。

低信息食谱

2020年9月2日

from 《每周工作四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