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病的角度聊聊身体的感受力

2020年6月15日 由 晓阳 没有评论 »

今天说到吃冰激凌打喷嚏这个事情:对身体的感受之冰激凌。之前说到要整理之前看过的书,巧了今天就拿到《人体使用手册》,发现自己关于身体的感受力的一些描述大概可以追溯到这本书。

我说到小孩子身体会比较敏感,容易生病,吃东西也容易有反应。慢慢地这种敏感会消退,就像吃冰激凌以及路边不干净的小吃,开始会拉肚子后来慢慢减少消失。并不是身体变强壮了,而是身体选择忽略掉这些对我们不好的,暂时忍受着。毕竟之前通过肚子疼拉肚子的方式来警告我们没有起到效果。而再次读到《人体使用手册》中作者提出的气血能量与生病的关系的部分,我意识到,我的这一部分看法是与这本书是脱不开关系的。

如图所示,作者将中医中所说的阳虚阴虚建立了一套自己的能量系统理论。在健康的时候,人是很少生病,生病后不需要治疗也可以很快康复。而阳虚的时候生病就会多一些,康复的也会慢很多。你可能会说,那到了阴虚的状态,是不是会更容易生病?不是!阴虚的人因为能量很少,仅有的能量被用来维持日常生活开销,没有力气生病了。从阴虚继续消耗能量,到阴阳两虚,开始变得无精打采,缺少活力,我想应该是亚健康状态。在亏耗下去,我们的身体就会开始反抗!生病给你看,让你不得不休息。

是不是工作学习很忙的时候不怎么生病,等到放假回家休息几天,身体就开始生病?还有退休的人,退休回家,休息一段时间突然就开始不舒服,开始生病。按照书中所说,肥胖并不是我们积累的资源而是我们无法排除的垃圾。中年发福实际上就是我们的身体没有能量把体内的垃圾排出。这就是为什么高中大学时有些朋友怎么吃都不胖,身体各种好,可工作结婚后,一个个突然就圆了。那不是发福,是能量被用光了,身体已经没有能量把多余的垃圾排出体外了。

当一个人身体处于阳虚状态(能量相对充足),身体开始生病,有两种方式可以让症状消失。一种是补充能量,处理体内的问题(通常说的疾病),回到健康的状态,另一种是继续消耗身体的能量,让身体进入阴虚的状态,没有力气再生病(出现症状)。对于很多疾病,很多医生就是在把人的能量耗尽,拖入到一个无法继续生病的状态。当然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是在减少症状,治标。真正的问题通过休息,让身体自行处理,这是西方医生比我们的半吊子西医所领先的地方。之前看到有老师说很多小孩子原本活蹦乱跳的,生个感冒,发烧,到医院里,打针吃药,退了烧后回家一段时间又发烧,又到医院打针吃药,再退烧,在发烧,几番折腾下来,孩子不发烧了,但人变得无精打采,没有了原来的活力。大概就是一个错误治疗的过程,医药消耗掉了身体的能量。

这里有一个很关键的观点是,症状并不一定是“坏”的,同时身体有强大的自愈能力。比如发烧是身体主动把温度升高来对抗细菌,而咳嗽打喷嚏是身体把死掉的细胞,病毒排出体外的过程。我们过于急于把症状消除掉,反而让身体无法恢复正常。

《尚书·说命篇》:“若药不瞑眩,厥疾弗瘳。”是说治病的时候如果不出现瞑眩反应,疾病难以痊愈。玄冥反应又叫祛病反应。是身体出现的不舒适症状,想发烧,咳嗽,流鼻涕,拉肚子,头疼等等各种症状。有些时候身体不舒服是开始生病,有些时候是身体能量提升,开始处理过去的一些问题,需要对身体有感知力才能很好的区分。比如有时候我们吃坏了肚子,拉肚子,有时候毫无缘由,就是肚子疼,也拉肚子。前者可能要拉好几次,而后者一次就好。相同的是,拉完以后,身体都会感觉很舒服,很轻松。这就是好的症状。很多时候,打喷嚏,流鼻涕也是好的症状,而在这些症状刚刚开始出现就急忙吃药想把症状消除,实际上是把原本可以轻松解决的问题用暴力给压制,好的情况下,原本可以一两天消除的症状,拖拖拉拉一两个礼拜才好,不好的情况下,问题被打包藏在身体深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出来,以更强的力度爆发出来。

小时候,出水痘,一般不要特殊治疗,只需要在家休息,让水痘生出来,自然就好了。用现代医学的观点,这就叫做顺势疗法。同样的,身体出疹子,大部分情况下是身体在排出对我们有害的物质,应该帮身体尽快把体内的垃圾排出。印象中我小时候就出过一次疹子,打了很久的针才好。那之后我就开始长胖了。等到上了大学,慢慢调理身体,身体瘦下来,有一次又出疹子,我干脆就使劲挠,让皮疹看起来更厉害,结果没几天就好了。我认为这就是身体有了能量,小时候的旧病复发了,从那之后再也没出过皮疹。

同样,当我打喷嚏时,我一般能感觉出这是要生病的前兆还是身体在排除体内不需要的垃圾。如果你对身体足够敏感,是可以做到的,一旦你做到这一点,就能更好接受中医其实是在帮助身体自愈。

瞑眩反应,值得了解一下:
https://www.jianshu.com/p/4e589adf2f62
https://www.jianshu.com/p/efb4b125a3f7

对身体的感受之冰激凌

2020年6月15日 由 晓阳 1条评论 »

前几天在街边看到有卖冰激凌的,一直想买个吃。好久没吃了。今天出门买饭,顺路买了一个,蛮不错的,虽然感觉奶油味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然后……

做饭的时候就开始打喷嚏了😂

一直做饭一直打,做完饭,吃饭,吃完饭,继续打喷嚏😂

应该不是感冒,大概就是因为吃了冰激凌。不知道是因为凉还是因为奶油的问题。也没准是因为后边喝了一小盒酸奶。

如果身体足够敏感,对于身体不好的东西进入身体后很快是会有反映的。虽然有时候可能是过激的反映。比如我吃了蛤蜊就会上吐下泻,而其他人则没事。我觉得某一方面这是一种好的现象。有很多人吃很多雪糕或是喝扎啤,吃冰镇西瓜,身体没事,但时间久了,身体变得不好,我想是因为很多人对身体的感受力变得不敏感了。某些时候这对我们是有利的,比如第二天我们要上班,上学,随便吃点什么就不舒服很影响做事情。于是有时候就积赞着那些对身体不好的,等积赞到一个临界点统一爆发出来。而有些人则不同,比如有特殊体质的,只要吃到地沟油就会拉肚子。而小孩子的身体一般是最敏感的。这种敏感会在不断的刺激下变弱,比如小孩子夏天吃凉东西,虽然开始会拉肚子,打喷嚏,但在雪糕的诱惑下,不断吃就会把这种敏感给阻断掉。有一种现象是国人出国后过一段时间会发现自己原本什么都能吃的,突然某一天发现身体对很多东西过敏了。我想大概是因为国外视频更为洁净,身体的感受力也变得敏感了。

我敢说,等晚上或者明天,我打喷嚏的症状就会完全消失。(抓紧消失吧,两周前去北京,还好回来的及时😂)

密码保护:我的星盘pw:birthday

2020年6月14日 由 晓阳 没有评论 »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读《内在的天空》

2020年6月14日 由 晓阳 没有评论 »

从小受唯物主义教育与熏陶的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对星座,算命嗤之以鼻的。但慢慢地,通过更深入学习科学文化知识,人生阅历的增加,慢慢发现世界不是是非对错那么简单。有大量的科学无法证明的但统计学上却有规律的理论,工具存在,而同时科学也说自己一直在发展,不断推翻旧的理论,创造新的。传统的周易,占星学也在发展,但其基础却仿佛无法撼动,准确为大众给出人生指南。去年因为一些因缘巧合开始关注占星相关的内容,就看到网络上很多人推荐《内在的天空》作为占星入门书籍,终于最近购入一本,果然没让人失望。

有些书,专业,内容详实,但读起来总感觉有些晦涩难懂,比如大部分的教科书,但不可否认他们是好书。还有一些书,读起来很流畅,作者用平实的语言就把专业性的问题讲给你听。平易近人却又不失深度,甚至在你阅读了众多专业书籍后再回来再度,依然能有所收获,这样的书更是难得。我认为《内在的天空》就是一本这样的难得之经典。

西方占星与中国古代的八字,紫微斗数都是通过夜空中恒星,行星,卫星的方为来给出个人或事物的指导与预言。从科学上,无法证明,也无法证否,是玄学,形而上学来看。但很多现代人认为玄学不科学也没错,因为搞科学研究的人要求理论应该通过实验来证实,要可证明或可证否,要有明确的因果。玄学也是建立在因果上的,很可惜玄学的因果掺杂了太多的变量,这些变量错综复杂,组合起来后情况会成指数型增长,而结果又是很难量化,或是结果是主观的感受。用书中作者话说,占星是一种象征语言。我以为,通过占星以及中国古代的“算命技术”确实可以给我们的人生以指导,更可以让我们更好的认识自己。

通过《内在的天空》,你可以学习到占星的基础——星座,行星与宫位,以及他们直接的关系,相互之间是如何运作的,进而了解星座间的相位,守护星,大体了解应该怎样将种种元素组合在一起。不过要想靠这本书就能很好地解读星盘大概是痴心妄想,除非你真的有这个天赋。不过,凭我们对自己的认识,拿自己的星盘按书中内容给自己一个解读还是会大有收获的。一些很终于的基础点各种占星网站,占星师很少提到的,或者提到了我们却不理解的,比如上升星座,下降星座,地平线,子午线等等的概念,书里都给出了很好的解释。比如说我的太阳在金牛而月亮在天蝎,应该怎样整合土象星座的固执与月亮在水相天蝎的敏感。又比如土星天王海王汇聚在摩羯座1宫组成的星群又该如何和谐共处。最近两年最头疼的大概是金星在白羊落陷在交流宫,又与木星,海天相刑,心里苦啊。我的星盘准备专门写一写,会有那么一两个人有兴趣的,不过想看到你得知道我的生日。

回到书籍,作者指出还指出了一个更关键的,占星不应该被用作“算命”,而应该是指导我们更好生活的人生蓝图。“我们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不管命运是否被注定,占星是无法给出答案的,而在我们确知自己无法知道命运是否是注定时,是否注定这个问题本身便没了意义。

七大原则

1.占星符合是中性的,没有好的,也没有坏的。
2.每个人应该为自己如何去体现自己的星盘而负责。
3.没有一个占星师能够仅仅通过星盘来判定一个人会如何展现他的星盘。
4.星盘是一个人可能达到的最快乐、最满足、最灵性、最富有创造性的成长之蓝图。
5.所有对这个理想成长模式的偏离都是不稳定状态,通常都会带来无目的感,空虚以及焦虑。
6.占星学里只有两点是绝对的:生命本身所拥有的不可去除的神秘性,以及每个个体对这种神秘性的独特看法。
7.当占星学跟任何一种哲学或者宗教结合得太紧密时,它就受到损害。在占星学系统中,除了一个人的自我意识,没有什么是真正重要的。

无题20200610

2020年6月10日 由 晓阳 没有评论 »

练车休息的时候,一个一起学车的女生毫无征兆的问我,“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然后她又问我做什么工作,之后就变成学车之类的话题。

骄傲(shabi)地说:我是凭实力单身的。

学完车,骑车回家时却难过了起来。我好像很难真正喜欢一个人。有些女生初看有好感,但稍微接触一下就失去了兴趣。生活中也会遇到一些暗暗示好的女生,我都装傻混过去了,大概我并没那么吸引人,女生也都不会进一步试探我,我也会进一步跟其他人拉开一个安全距离。又或许是我自恋,想多了。

让我难过的是,我该与怎样的一个女孩子谈恋爱甚至是结婚呢?我发现我的欲望是找一个可以交流三观的人,有充分交流的人。同时我还希望她是善良的。不巧的是,我又绝对绝大多数的人是没办法与我交流三观的,或许我该找一个傻傻的善良的女孩子?我认为自己可以让一个善良的人幸福,但怎么悲伤又会袭来。

知道了,还是继续等吧,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又或许自己慢慢会改变。继续整理自己的想法,整理各种影响自己的书籍,资料,或许还要寻找几个可以发现那些神秘女孩的莫名其妙的问题。生活总是给我惊喜,走着瞧吧。

:)

你要怎样的自由?

2020年6月10日 由 晓阳 没有评论 »

有那么一个人生阶段,我无限向往自由。想要活得无拘无束,把任何阻碍自我的都看作自由的敌人,比如来自父母的约束,来自学校的约束,制度的约束,金钱能力的约束。想要努力提升自己,提高自己的能力,赚很多钱,获得财务自由,再获得时间上的自由,挣脱各种束缚。现在回想一下,自己在内心大吼着要自由,但细想一下,那时的自己要的并不是真正的自由,要的也是一种受限制的自由。

为什么说要的是受限制的自由呢?意识是有个人偏好的,比如我不喜欢吸烟,而社会上推行的公德就有公共场所禁止吸烟,部分地方是以法规制度的形式执行的。在这一点上,我认同了这条社会公德。我认为所有人应该自觉遵守。这个“认为”,与自己对自由的追求放在一起,细想一下,会发现这里逻辑上有问题。

首先我追求自由,不想受束缚。假如我要获得自由,是否意味着其他追求自由的人也该与我有同样的自由?或者说,如果我有自由的权利,其他人是否也该有自由的权利?我追求的自由,不包括可以自由在任何地点吸烟,但其他人追求的自由却可能有这样的诉求。如此,一群追求自由的人聚在一起,总会起冲突。此时,如果我拿法律法规(极端一点拿公德)中的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来约束别人,实际上是限制了别人的自由。如此说来,我想要的并不是真正的自由。我所谓的无限向往自由只是对于我自己的,而不是对于全部人的。或者是,我要的是有限的自由,但限制刚刚好与我想要的不冲突。

现在我认为,在原始状态下的社会,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在个人能力范围内的自由。于是有弱肉强食,力量大的人欺负力量小的人,“聪明人”欺负老实人,大人欺负小孩,身强力壮的欺负老弱病残。后来物质丰富了,文明社会开始建立,弱小的人联合起来一起反抗强大的个体,又或者是有强大的个体为弱者站台,可能是一个强大又聪明的人。于是约束开始建立,个人的自由开始被集体制约。

社会越来越文明,制度规范越来越多,好像自由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但实际上,我们每个人依然拥有原始社会下的自由,“个人能力范围内的自由”。一件事虽然违反了规章制度甚至是法律法规,只要你能做到,我说你有“权力”做这件事。但做过之后,其他人也有“权力”按规章制度对你做出相应的奖赏或惩戒。我说这是“自由博弈”。

做复合规范的事情,社会教育我们说那是我们的合法权利,做违法的事情,别人会教育我们说我们没有“权利”做那件事。但我们可能有能力做到,我把这叫做“权力”,即权力不是只有统治阶级才具有的,是人人具有的。只不过,在权力之下,因果关系依然在运作。你有自由偷鸡摸狗,众人有自由将你抓起来,关起来,同时众人说这叫绳之以法。

如此看来,所有的自由,不自由,都是“真正自由”下的博弈结果。

我坐上出租车,司机点上一根烟。我告诉他我不喜欢烟味,请他不要抽。司机骂骂咧咧,我也不想跟他讲道理。毕竟我限制了别人的自由,而这限制是所有人自由博弈来的。但是法律不限制司机不开心不限制司机抱怨,假如我不开心,以司机没有公德心来指责别人,是我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了。

限制我们自由的就好像限制司机抽烟的人,法规制度一样。若求真正的自由,我们当下即拥有。要想有局限的自由更有利于我,联合同类去争取。

相关文章:自由于公平

灵魂是否存在,然后呢

2020年6月8日 由 晓阳 没有评论 »

之前聊到对意义的追求,到底要追求意义到何处才肯停止:追寻意义到何处

追求到极处,意义会没有附着点,这个发现让我认为对意义的追求停止在任何地方都是没有对错的。这里的对错也是相对的,一个追求活着本身的人与追求名利,享受的人的是非对错观点可能会很不同。跳出他们的视角,认为追求什么都没有对错之分,自然怎样做也就没有对错之分。但依然是有因果的,做好事,身边的人有更大可能会喜欢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灵魂存在与否,可能决定了因果运作的方式。

假如世界是纯物质的,没有灵魂。一切存在只是一个巧合,或是一个常态,这取决于世界起源于大爆炸,或者世界是一个嵌套存在,无始无终。人类的存在也是一个巧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辩证唯物主义虽然也说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又影响物质。但基本上意识的力量是十分有限的。为了幸福生活,拼脑力,拼体力。善良仁义孝顺更多是社会道德约束与富裕(物质上或精神上)的人高尚行为与思想。

假如存在灵魂,可能会给大众提供很多不一样的方法与工具。这里假设了灵魂存在的同时精神力量也存在。用心寻找,我们发现市面上有很多介绍精神力量的书籍,比如说《秘密》,《硅谷禁书》,《生命的七大精神法则》。不只是人会受精神力量影响,甚至动物,植物,水也会受到精神影响,电影《奇迹的苹果》,《水知道答案》就在讲述他们的发现。追求美好生活的工具与方法变得多了起来,追求本身也变得轻松了。不过最美妙的并不在这里,最美妙的在于,这暗示精神本身是完全自由的,世界当下是完美的。

追寻意义到何处

2020年6月7日 由 晓阳 没有评论 »

人生三问,“我是谁?我从哪来?要到哪里去?”

宇宙到底是怎样的,是否有个永恒不变的真理,这些问题在构建我是谁,我从哪来的基础。这么讲,是建立在“我”不依赖于思考而单独存在。在佛学中对我的看法会变得很不同,“我”是指“我”的肉体,还是思考,又或是有个独立于肉体单独存在的“灵魂”。释迦摩尼追寻到最后说,我并不存在,“无我”。所以他又被称作“如来佛”。如来,好像来过,实则从没来过,无所从来,亦无所从去。以唯物主义视角看,“如来”纯属强词夺理,或被看作唯心主义。

以形而上学的角度看,“我”是一个概念,唯物主义把我关联到身体。而灵魂信仰者可能把“我”关联到了灵魂。如来将“我”看作概念本身,肉体是肉体,灵魂是灵魂,肉体会死亡,灵魂会离开,当肉体死亡,“我”的概念是否还在?灵魂离开,灵魂是否还会持有“我”的概念?如来说无我,是说“我”的概念不恒常,若持有“我”的概念,会因为肉体的死亡,或灵魂的悲喜而感受到痛苦。这个痛苦来自于“思维”,若“无我”则无痛苦。或者,以喜怒哀乐情绪来看,当不把身体看作“我”,身体的感受与体验是其本身,而情绪可以脱离感受独立运作。即通过训练,身体感到疼痛,而不再感到苦,痛而不苦。

然后问题我要到哪去。抛开“无我”的观点,我认为这其实是在问我的“意义”是什么。从唯物视角看,我最终将死亡,世界将毁灭或不会毁灭,但毁灭与否,二者均不会为世界本身带来意义。如果要追寻“意义”,如果要一直追寻到“终点”,意义找不到附着点。

从嵌套宇宙视角看,物理世界是嵌套的存在,以意义的角度看,依然不会带来一个终极的意义。即“无意义”,而这个无意义不是说没有价值,而是说不需要讨论价值本身。

以玄学视角看,会有不同吗?如果有灵魂存在,又或是有一个存在,万事万物都是这个存在的分身(一元论),灵魂或这个存在最终又是在追求什么呢。灵魂是否会灭亡,不管答案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也都同宇宙一样,意义找不到附着点。

追寻到最后,我们得到的结论可能是“体验就是意义”。准确的说是,存在是为了体验。

一个无所不能的存在,为了体验,幻化出万事万物。创造了灵魂(自己的分身)与肉体,让灵魂忘记了他们的真实身份进入肉体,体验一切可能与不可能。

回到标题的问题,追求意义到何处?

身患绝症的人,认为活着就是意义,停止了对意义的追寻。

追求感官体验的人,沉浸在感官体验中。

利他者,认为造福他人(亲人,朋友,种族,国家同胞,全人类)是意义。

虚伪主义者,认为终将毁灭,没有意义。

我以为,以上都对。

下篇谈谈嵌套宇宙模型下,“灵魂”存在与否的差别:灵魂是否存在,然后呢

起伏跌宕还是幸福安稳

2020年6月4日 由 晓阳 没有评论 »

《问题之书》213页问题

下面两种生活你会选择哪一种:一个是起伏跌宕的人生,充满喜悦、悲伤、激情和冒险,体验过巨大的成功,也经历过伤痛的挫折;一个是幸福安稳的人生,没有大起大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有朋友和家人陪伴在你身边?

What do you want?

2020年6月4日 由 晓阳 没有评论 »

Would you stop thinking about what everyone wants?

Stop thinking about what I want.

What he want, what your parents want.

What do you want?

from 恋恋笔记本 The Notebook (2004)